• 學院首頁    
    熱點新聞

    毛俊響教授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4屆會議并做專題視頻發言
    2020年7月17日
    2020年7月16日,中南大學人權研究中心主任毛俊響教授作為中國人權研究會......

    圖片新聞

    理論與實務深度融合 實體法與程序法激情碰撞 | 記《商標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認定》雙師同堂公開課

    發布時間:2019-05-27    瀏覽次數:26074


    2019年5月23日下午,一堂別開生面的公開課在中南大學新校區B座118教室舉行,由中南大學知識產權法何煉紅教授和易玲副教授、訴訟法唐東楚教授攜手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孫一中法官組成了強大的“理論+實務”、“實體法+程序法”的授課團隊,為法學2017級的同學們帶來《商標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認定》“理論與實務”雙師同堂開放課。

    精選案例聚焦商標審判爭議點

    本次課堂遴選的教學案例是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兩份新鮮出爐的司法判決——“凌萬義”注冊商標侵權案和“長城”注冊商標侵權案。課程伊始,何煉紅教授就“凌萬義”和“長城”注冊商標侵權案的案情和一審、二審判決內容向同學們進行了介紹,歸納了司法實踐中法院對于商標侵權“合法來源抗辯”的認定及舉證責任分配上,存在的不同判定標準及裁判結果。通過聚焦商標侵權中善意銷售行為的認定、善意銷售證明責任的分配以及商標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的確定所涉及的知識點和爭議點,師生從“理論+實務”和“實體法+程序法”的角度進行了熱烈的探討和交流。

    “生生互動”課堂形式別出心裁

    在“生生互動”階段,同學們在形式上別出心裁,有的組進行PPT展示,有的組采取觀點匯報形式,有的組模擬原被告雙方辯論,為整個課堂的精彩呈現作了充足的準備。

    針對善意銷售行為的認定,法學3班的房瑞、李博昕、李佳穎和鄭婧婕四位同學對構成善意銷售行為的第一個要件——“不知道”的認定標準進行講解。他們從“不知道”在商標法中的變化歷程、學界關于“不知道”的不同理解、“不知道”設置的合理性和認定“不知道”的因素四個側面進行了詳細闡述。

    馬欣蕊、彭曉月、沈玥和毛心雨四位同學對構成善意銷售行為的第二個要件——“合法來源”的具體類型進行了介紹,并指出“合法來源”的認定還需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認定標準應當寬嚴有度。

    圍繞“不知道”的歸責原則與舉證責任的分配,由周中景、楊維鈞、張思懿和雷雨馨組成的正方和俞慧瑩、丁詩琦、杜悅以及吐爾地古麗組成的反方展開了針鋒相對的辯論。正方認為對于主觀要件,需要證明被訴侵權者不知道銷售的是侵權商品,作為一種消極事實,一般應由權利人舉證證明被訴侵權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的主觀狀態;反方認為,銷售商承擔侵權賠償適用過錯推定原則,舉證責任倒置,即銷售者需要提供證據證明自己不存在過錯。正反雙方觀點明晰、邏輯縝密、語言流暢,充分展示了當代大學生的風采。

    針對商標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的認定,法學4班王雨煊和楊涵同學介紹了實際損失、侵權獲利和許可使用費三種計算方式現有的法律規定和實踐中適用的困境。吳唯、劉世杰、李可成和朱鈺潔同學介紹了法定賠償和懲罰性賠償兩種認定方式,并結合新修訂的商標法對懲罰性賠償詳細論述。

    “實務導師+專業教師” 拓展教學新維度

    在老師講授環節,易玲副教授首先從TRIPS協議等國際公約的視角介紹了銷售商說明義務的相關規定;然后向同學們詳細講解了包括德國、美國和新加坡等在內被訴銷售商說明商品提供者的義務具體規范。通過比較分析,發現大多數國家或地區將善意侵權行為定性為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無論行為人是否善意均要承擔停止侵權的責任,對善意侵權作為免除賠償責任的事由持肯定態度。易玲副教授在對具體條文解讀的基礎上,分析了法條背后蘊含的立法考量,不僅將同學們對于“合法來源抗辯”的視野拉伸至國際,也借助域外經驗為同學們看待“合法來源抗辯”提供了新思路。

    孫一中法官從審判實務和社會現實背景出發,指出法院的審判導向是鼓勵銷售者進行“合法來源”抗辯和“侵權溯源”,并就“善意銷售”的認定和舉證證明責任分配從實務視角向同學們展示了不一樣的解讀。針對商標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的認定,孫一中法官結合幾種特定侵權情節向同學們闡述了審判實務中賠償數額的具體計算方式。同時還強調,根據權利人損失或侵權人獲利進行裁量性賠償是立法精神和司法政策所倡導的優先適用的賠償計算方式,但考慮到當事人的實際舉證難度及審判效率,適用法定賠償的案件占比較重。懲罰性賠償則主要適用在源頭侵權、重復侵權和規模侵權等情節嚴重的案件上。通過孫一中法官的講解,同學們領悟了裁判案件案不能拘泥于法條的字面表達機械適用,而要結合案件具體情形,縱觀全局、協調各方,綜合考量各方的利益進行裁判。

    “實體法+程序法”創新教學新模式

    唐東楚教授則從民事訴訟法切入,強調舉證證明責任不是簡單的誰來舉證或者證明案件事實。在善意銷售的商標糾紛中,唐教授更贊成侵權者來承擔“不知道”的舉證證明責任,第一,侵權者必須通過自己舉證來擺脫承擔賠償責任這一不利后果;第二,消極事實舉證難是相對的,主觀過錯多是結合其他證據來證明,侵權者關于“不知道”的主張應當由侵權人自己提供證據來證明,所以舉證證明責任沒有轉移也無所謂舉證證明責任倒置。唐教授通過條分縷析案件的細節,對舉證證明責任承擔提出了獨到的見解。

    對于法學開放課堂程序法和實體法老師同臺授課的模式,唐教授予以了充分肯定。他認為,知識產權實體法與民事訴訟程序法教學內容的有機結合,可以使學生們系統掌握實體法和程序法的知識,讓大家在體驗“新模式”的過程中,實現法學知識的融匯和貫通,而在交流中帶來的思想碰撞,也能有效啟迪同學們的思維。

    結    語

    中南大學法學院何煉紅教授負責的《知識產權法》“理論與實務”雙師同堂課堂,順應“互聯網+”時代的發展需求,大膽創新法學教學模式,不斷拓展教學資源,不斷豐富教學內容。通過打造“線上”+“線下”混合式教學模式,實現了“傳統課堂教學”與“MOOC教學”的優勢互補;通過開展“實務導師+專業教師”同堂教學,拓展了教學資源的新維度;通過組建“實體法+程序法”的授課團隊,打通了實體法與程序法知識的學習和運用。這種復合式教學,提高了知識產權法課堂的教學質量和教學效果,增強了學生理論分析、批判反思和實際問題處理的綜合能力,是培養新時代社會主義法治人才的一種有益探索。
          中南大學法學院將進一步建設可持續發展的教學團隊,實現教學領域“傳幫帶”拓展;繼續深化與各級法院和實務部門的合作,推進高校與實務部門的優勢互補,創新法律人才的培養機制,努力打造應用型、復合型高端法律職業人才,為新時代社會主義法學教育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




    分享到:61.4K

    足彩网站